【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61上、下)【作者:8083979(我不是大神)】   人妻小说 
字数:10564




          大学时代六十一、全面崩溃(上)

  「所以现在你就要用耳朵听好了,同时睁大你的眼睛,看看现在你面前的这个女人,还是不是你之前认识的那个人,还值不值得你去疼爱,值不值得用你的一生去承担她犯下的过错。」

  小欣说话的语气越来越激动,而我则严格贯彻自己的战略方针,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表现出一副破釜沉舟的姿态。可小欣此时好像并不想领我的情,她的目标是摧垮我的意志,让我接受这可怕的现实,然后选择放手,以保全我的声誉。所以她还是继续着她自认为最有效的方案。

  「那天在浴室里的性爱我给予了大力配合。如果不是我积极主动的摆出了一个标准的待操姿势,那个人的阴茎也不会那么畅快的畅游于我的阴道之中。当然他爽到了,我也慢慢觉得自己开始再次掌握主动了。」

  「激烈的性交之后,一直在持续着,而且我早已经见识过多次那个人的超强体力,所以我只得继续调集自己身体还剩余力气,保持着姿势,以方便他继续抽插操干,用我温热的阴道骚肉,裹紧他带给过我无限欢愉的阴茎,让它把我送上高潮。」

  「可是就在我们即将登顶的时候,一阵熟悉的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本来我不想去接听的,因为在那个时候,我还在天真的以为,只要我继续配合他,就能让他放松警惕,让我更加游刃有余的度过之后的两天。」

  「可是天不随人愿,那个铃声锲而不舍的一直在响着,对于我来说,但是那个人却好像因为受到打扰,而有些索然无味,抽插的频率也慢慢降了下来,直到最后完全停下了动作。之后还拍了拍我的屁股,示意我可以出去接电话了。」
  「如果说那个时候他表现出来的郁闷,还只是因为正在进行的淫乱行为突然被打断话,那么真正导致原本在我精心的营造下,慢慢变好的局势忽然急转直下的,就是在我接起电话后,他突然过来,控制住我的行动,再次把阴茎插进我的阴道时,我脸上下意识的表现出来的厌恶和憎恨。」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个电话正是你打过来的,正是因为你的电话,让我们原本和谐的气氛出现了一丝裂痕。也因此导致整个事情开始不可控制,所以说,其实之所以事情会发展到今天的局面,你也是其中的一股推力。」

  「当然我这么说不是为了让你愧疚,毕竟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我想说的很多事情,原本就不是能够控制或者阻挠的,而你也现在也没有必要在这么执拗了。」

  小欣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希望能够让我转变心意,但是我却仍然保持着刚刚的姿态,看着她从眼含希望,到慢慢失望,然后眼神迷茫,最后变得锐利,继续说了下去。

  「当时我们刚刚说了一句话之后,我就知道他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虽然之前我也在做爱的时候,接过你的电话,但是那时候,毕竟是他的阴茎没有离开我的阴道,所以才得以在我接电话的时候,继续抽插,因此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次他会在我接电话的时候,强行插入。」

  「原本在步步危机的情况下,接到你的电话,我就完全的处于放松状态了,对那个人的靠近也没有什么防备,可是就在我开心的和你聊天的时候,却忽然感觉自己的脚腕被抓住了,那一瞬间,我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直到他用力的抓着我的脚踝,然后猛地向两边一拉,让我的阴唇玩完全暴露出来。」

  「感觉到一具温热的肉体站在了我的两腿之间,让我无法并拢双腿,我才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对于他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要继续,我感到很是愤怒,因此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向他,那一瞬间,因为事出突然,而且我确实是满心的厌恨,所以并没有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反应,表现出了发自心底的不满情绪。」

  「当我看向他时,他原本懒散玩味的表情,忽然一凝,然后是微微皱眉,最后则是开始变得冷漠,这个表情的变化很快,但却被那时因为愤怒而紧盯着他的我完全的尽收眼底。那一刻我知道,事情好像糟糕了。」

  「一瞬间我的脑海里,就反应过来,这其中的问题所在了。原本之前的这两天,我乖乖的表现,已经让他放松了警惕,再加上我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对他表现出厌恶的表情,所以他应该以为我已经屈服或者是接受了他的玩弄。」

  「因此在我那天接电话的时候,他才故意想要欺负我一下,让我再一次忍受着欲望和快感,与自己心爱的男友通电话。本来在他看来,应该看到的是我埋怨但却顺从的样子,可是没有想的是,我表现出来的样子,确实那种深深的恨意。」
  「所以那一刻他的表情一凝,那是事与愿违后的疑惑,之后以他的头脑,应该很容易就能猜到我之前的表现都是装出来的,所以才会皱眉,而当他已经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骗了之后,他才会表现的那么冷漠。」

  「看到他的表情变化,在结合自己现在心中的真实想法,我知道事情有些不对了,果然,他接下来的动作就没有之前的嬉闹感,而是狠狠的把住了我的屁股,然后完全不顾我的阻挠,在原本就充满了阴道爱液的帮助下,强行插入了进来。」
  「在完全想明白自己的失误之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弥补,我只得赶紧转过身,装作怕你发现异样的样子,努力的克制自己想要呻吟的欲望,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跟你通电话,当然,这份若无其事,一边是装给你的,一边是装给他看的,同时我的大脑也在高速运转,寻找着挽回危局的办法。」

  「说实话,那通电话我们到底都说了什么,我现在已经有些想不起来了,因为当时我的心思根本没有在和你的通话内容上,我一直在调整自己的状态,装出一副异常舒服却只能强忍的样子,祈求在这种淫荡的状态下,能够让他以为刚刚那一瞬间的反应,是无意识的表现。」

  「但是因为我已经不敢再回头看他了,所以我并不知道他那时的表情是什么样子,我只知道身体那根滚烫的棍子依旧坚挺,甚至比刚刚刚插进来时还要粗壮一些。」

  「以以往的经验,我觉得他那个时候应该是兴奋的,所以我在其中看到了一丝希望,我觉得他应该并没有太在意那个眼神,或者说,他当时有些察觉了,不过现在在我的努力配合下,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误解了。」

  「而对于我来说,被那根更加粗壮的肉棒不断的抽插,加上刚刚一直积累的欲望,和不敢表现出来的压抑中,我最不想要的结果,还是发生了,那就是我很快就要到高潮了。」

  「我听着电话里你的声音,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而高潮的感觉又在不断的逼近,我很想直接就挂断你的电话,然后以断线为借口跟你解释,可是就在我刚刚要付诸行动的时候,我却突然停住了,我知道后面的那个男人,就是想羞辱我,而在我跟男朋友打电话的时候,把我操上高潮,一定也是他最乐意看到的。」
  「而现在的我也正想要挽救危局,那么如果我就这样一边跟你说话,一边被他干到高潮,他会不会更加兴奋那?会不会再次信任我那?在那一刻我觉得这样做的风险虽然很大,但是还是值得一试的,当然,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其中到底有多少是我的清晰思路,有多少是因为欲望而产生的冒险臆想就不得而知了。」
  「因此,我并没打断你的说话,而是一边继续跟你东拉西扯,一边把注意力集中到下体,有些放肆的感受着那里传来的酥麻感,并有些贪婪的品味着其中的快感,直到那些快感,不断累积,慢慢的开始冲击我理智的堤坝,一股又一股的汇入,冲撞,直到堤坝出现裂痕,然后扩大,直到崩溃。」

  「万幸的是,我在那决堤的一瞬间还保持了一丝理智,我不顾你还在讲话,而猛扬起上身,把手机扔在身下,然后用胸口紧紧压住,才开始了放肆的呻吟。」
  「那种好像偷情一般的感觉,让高潮的快感变得更加猛烈,我的身体从原本的抽搐,直接变成了激烈的抖动,而我那仅有的理智,只是在不断的告诉我,我的乳房绝对不能离开床铺,因为那里有我坚守的底线。」

  「高潮的感觉来的很是凶猛,可我却并不敢细细品味,因为我不知道刚刚那么过分、冒险的举动会不会带来更加可怕的后果,所以我只能再次压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赶紧再次拿起电话,对你产生的一丝怀疑,进行补救。」

  「我不知道你对我的信任,是不是我如此放纵的凭仗,总之我只是用了几句破绽百出的借口,就让你打消了疑虑,之后又简单的嘱咐了我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你能够想到那?就在刚刚跟你你侬我侬的聊天的女友,那个时候其实正赤裸的趴在床上,感受着别的男人的阴茎,带给她的无限快感和欢愉,就在她跟你聊着家常的时候,她正被别的男人送上高潮。就在你讲述着自己生活的近况时,她正毫无廉耻的,喷出爱液,滋润着别的男人的阴茎。」

  「当然这些你都不知道,如果你知道那你一定回来救我,让我逃出苦海,可是你却不知道,是我隐瞒了你,是我一步步的失误导致自己落的这番田地,然而我已经无法后悔,我只能努力挽救,期望一切噩梦早日结束。」

  「然而现在噩梦却仍在继续,挂断了电话之后,我并没有得到丝毫的喘息时间,我感觉到腰部的手掌变得更加有力,开始向上提起,因为高潮而浑身无力的我,只能任由它的拉动,变成了跪趴的姿势,然后迎来更加猛烈和深入的贯穿。」
  「是的,贯穿!我当时只能想到这么一个词来形容那种感觉,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龟头一下一下的,猛力的顶在我的子宫口上,那种快感,无法形容,让人爽到无法忍受,甚至有些疼痛的感觉也油然而生。好像一根无限长的杆子即将要纵贯我的身体,再从嘴里伸出似的。」

  「我不禁痛呼出声,可是得到的并不是温柔的安慰,而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冰冷的质问和责怪。我才从迷糊的状态中反应过来,现在身后那个正欣赏着我放荡的样子和感受着我温热的阴道的男人,并不是我的男友你,而是我人生的梦魇。」
  「他说话的语气冰冷、生硬,我的思绪也在慢慢变得清晰,他果然还是察觉到我那一刻的异样了吗?那我还要不要继续装下去?还是就此跟他决裂?」
  「可是在反复的思考了几番之后,我还是选择尽自己最后的努力,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丝转机。于是接下来的后半场虽然他的语气和动作都表现出了他强烈的不满情绪,但是我还是会努力的给予配合和回应,希望能够挽回局面。」

  「那一晚我的第二次高潮,是在他近似粗暴的撞击和拍打中到来,而我那好像拼了命一般的配合给我带来的恶果就是,在我第二次高潮后,整个人完全的失去了意识,只能浑浑噩噩的摊趴在床上,甚至感觉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那里趴了多久,当然我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完全的脱力,让我感觉全世界都不重要了,而且我清楚在浴室里,那个人要插进来时,我有让他带上避孕套,所以此时我的阴道里,并没有那个人的任何肮脏体液留在里面,所以我也不是必须要去清理。」

  「因此在疲惫的诱惑下,我放弃了起身洗漱的想法,迷迷糊糊的想要就此睡去。」

  「我也无瑕再去思考,在我这一番疯狂的表现下,那个人到底有没有相信我的表演,事情会不会因此而峰回路转了。可是意外的是,那个人却主动找上了我,我首先感到的就是一个温暖的手掌,盖在了我的屁股上,为刚刚在他的拍击下变得滚烫的肉体降着温,同时他轻轻揉动,缓解着我的疼痛感。」

  「那种抚弄很温柔,很舒服,他的手掌顺滑的游走在我的屁股上,让我感到很是舒适。他貌似还趴在我的耳边说了什么,而我有没有给予回应,我也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在他的抚弄下,我终于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之所以这么快就睡着了,也是因为我完全放松了下来,他温柔的抚摸和轻声的问候,都让当时的我进入了一个误区,那就是我的表演成功了,收到了我想要的效果,整个局势被我扭转了。因此我可以安心睡下了。」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在已经意识到被我欺骗了之后,在已经察觉了无法真正俘虏我的内心之后,他的报复会来的这么迅速和凶猛。」

  「在放松了身心,甜甜的睡了一夜之后,我又一次先他一步醒来,看看身上盖着浴巾,我有些欣喜,这个绝对是那个人昨晚给我盖上了,看来我昨晚的表现还算是对上了他的胃口,否则他不可能这么细心的照顾我。」

  「我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开始还没感觉什么,只是感觉屁股的皮肤有些紧绷绷的,不过一想到昨晚自己因为太累了,而没有去洗漱就有些释然了,那应该是我的爱液干涸导致的。」

  「一想到这些羞人得液体沾在我的身上一整晚,我不由得又有些羞愧了。想想那个人还是心细,怕我因为自己的爱液沾到被单上而难堪,所以特意给我盖的是浴巾,这是不是说他现在对我的态度已经完全松懈了下来那?」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毕竟还剩下两天的旅程,如果能就这样滑过去,正是我喜闻乐见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美好的未来也就不再遥远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好像已经看到了未来的美好生活了,原本想要畅快的伸个懒腰,可是两只手臂刚刚举起,一阵酸痛就自臀部传来。」

  「我赶紧转头看向自己的臀部,不知道着疼痛感因何而来,虽然无法看到全貌但是还是从目力所及之处,看到了一片红润。我仔细的回想昨晚的情况,因为当时思绪纷杂,记忆有些模糊了,但是在努力的回忆中,我终于猛然想起,那应该昨晚那个人拍打出的杰作了。」

  「就像之前说的,如果说之前他还只是在玩弄我的精神的话,从那时开始他已经着手作贱我的身体了。可是当时的我,在他给予的错误信息的情况下,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大学时代六十一、全面崩溃(下)

  「当时的我,只是在想到自己一路走来所受到的屈辱后,内心一阵彷徨无措,不过当想到即将到来的曙光之后,然而内心轻松了不少,甚至在忍着痛站起身走向浴室时,还欣然拿起了那个人给我准备的今天所要穿的泳衣。」

  「进了浴室,我仔细的清洗着自己的身体,毕竟我从来没有让自己在浑身沾满了爱液的情况下,睡了一夜的情况。一边清理着身体上的污垢,我的心绪又开始无法控制的开始畅想未来了。」

  「虽然这段肮脏的污点会一直留在我的心里,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也只能在逆境中找到这最好的结果了。想到即将逃离苦海,我甚至想要放声高歌,不过当然了,这只是我一种想要表达喜悦心情的幻想,我是不可能在自己还身在狼穴的情况下,这么忘乎所以的。」

  「毕竟之前的轻敌和自得,已经让我付出了代价,虽然在我的努力下,已经让形式好转了很多,但是我还不能就此放松警惕,对于那个人,我还是需要小心应对和配合的,只有这样才能继续保持战果,迎来最后的胜利。」

  「在一番自我告诫过后,我也已经清理好了身体,轻轻走到洗手池边,拿起了那个人给我准备的泳衣,我仔细的来回翻看了一下,针对之前几天的各种陷阱,逐一进行检查,还好,并没有什么陷阱存在,不过,唯一让我有些不舒服的就是,今天的这身衣物,与其说是泳衣,还不如说是一套内衣,来的恰当。」

  「那是一身黑色的衣物,整体还说,并不暴露,可是在胸口的位置却又一块HelloKitty脸型的镂空,这个位置正处于泳衣的正中间,也就是说,我的乳沟会在那个位置完全的暴露出来,虽然不是全部,但是还是足以令我羞愧难当了。」

  「而且这件衣服整体的风格都是走的萝莉系的,穿在身上,甚至有了一丝cosplay的感觉,衣物上有好多细节上的小设计,都是萌萌的小猫爪子之类的样式。很是可爱。在两件衣物之外,还配有一条脖箍,那上面竟然还有一个小铃铛,这要是穿在身上,一走路的话,还不是要叮叮当当的乱响啊?」

  「我回想了一下之前几日的各种装扮,有性感的,有典雅的,有高贵的各种各样,看来今天他是打算让我走可爱路线了。而那个摇晃的小铃铛,是不是就是要提醒周围的人,我过来了!快看我啊!这样那?那么我今天这萝莉的样子,看来也依然会吸引眼球了。」

  「虽然对于胸口那个猫脸有些抵触,但是想想我的目标,和为此付出的一切努力,眼看胜利就在眼前,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屈服于他的控制之中了。」
  「不过当把这套衣物真正穿在身上之后,看着镜中可爱的自己,我还是忍不住有些欣喜,如果不看上衣正中间,那个由左右两片白嫩的肌肤挤在一起拼出的猫脸轮廓,这件衣服整体的可爱风,还真有些对我的胃口。」

  「想了想,既然已经决定不顾一切的奔向曙光,那么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退缩,与其在这里担心必然要开展的旅途,还不如换个角度,把它当做历练,忍一忍,就会迎来海阔天空。」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勉强让自己不再去注意胸口的裸露,而是在欣喜的心情中,为这套衣服而淡淡化了点妆,让自己整个人都向一个萝莉的方向转变了。」
  「画好了妆,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睛看到胸口白花花的乳肉,和深深的乳沟,感觉还算满意后,我才转身从浴室中走了出去。」

  「一边向外走,我一边看向浴室门对面的镜子,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有我没注意到的陷阱,可是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抱住了我,我惊慌失措的想要挣扎,直到发现是那个人,我的动作才停了下来。」

  「我要求他放开我,可是他却并没有松手,而是好像一个真的男友那样,跟我开始耍赖,非我要原谅他昨晚的粗鲁行为,然后才会放开我。」

  「对于他的这种表现,我多少感到一丝欣喜,当然不是说他这种应该在男女朋友之间才会有的态度和表现,而是他现在的表现,让我更加确认自己昨晚的努力没有白费。」

  「而我也不得不继续配合他,不过说是配合,我还是多少要做出一点姿态,毕竟如果我忽然转变的百依百顺,也完全的不合情理。于是,就在于是门口,一场来回拉扯的言语交流持续了很久。」

  「当然这种交流的结果是可以预期的,因为早在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我就决定了继续演下去,为了迎接即将迎来的胜利而坚持到底。所以在他反复的要求后,我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件并不算是泳衣的,内衣套装,然后跟他一起出门。」
  「如果说,前天晚上,是整个事件的重要转折,而我还不自知,那么这原本平淡无奇的一天,就是让这个转折彻底无法挽救的关键点了。」

  「相对于之前几天各种惊心动魄、紧张刺激的情况来说,这一天我过的真的很是平淡无奇。除了到处逛逛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晒太阳。虽然感觉很是无聊,不过对于当时我那种熬过一天是一天的心情来说,这种安全得甚至有些无趣的消磨时间的办法,却是我喜闻乐见的。」

  「可是越是觉得安全,我就越觉得他会用别的诡计,于是我无时不刻的不在仔细的观察着周围和那个人,就怕他会突然弄出什么新的幺蛾子,让我措手不及。
  可是随着夜晚的降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反到令我觉得有些不适应了。拿到那个人真的转性了吗?不在折磨我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

  「晚餐的时间里,我一直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在梦里?我的思绪要依然持续在警惕之中,可是周围却一切如常,而每当我看到那个人,一脸得意的坐在那里的时候,我就觉得十分的难受,总感觉要有什么事情发生,或者是有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

  「因此我不得不陷入一个怪圈,觉得周围是安全的,发现那个人是危险的,然后观察周围确实是安全的,但是那个人的确是危险的,就这样,反反复复,好像自己的心绪已经绕晕了自己一样。」

  「这个迷迷糊糊的梦,一直持续着,直到晚上回到酒店,进了房间的门,我才彻底放下心来,对于晚上要面临什么我心里早已经清楚,而且那个人已经看过我所有的丑态了,无论他晚上要对我做什么,我想在我的身体已经适应,心灵想要配合的情况下,都不会太令我难堪。」

  「果然,这一天都安分的有些异常的他,在关上门后,开始展现出他的爪牙。
  原本进了房间后,我就想直接走进去,休息一会,然后去洗澡。可是他却忽然拦住了我,让我就在门口那里等着,我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作怪,但是还是赶紧调整心态,乖乖的等在了那里。「「我看着他转过身去,弯腰从他的行李箱里那一了一堆零零散散的东西,因为他直接攥在手里,我并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只是看到其中有一根很长的,毛绒绒的棍状物体,还有两个黑中嵌粉的物件。」
  「那好了东西,他开心的向我走了,现实看向了我的头顶,然后把一个发卡戴在我的头上。在他举起发卡的过程中,我终于看清了,那个发卡上竟然有两个黑色的,毛绒绒的猫耳朵,他认真的把发卡给我带好,然后还细心的调整了一下位置。我敢肯定,这个发卡,再加上这身衣服,绝对是标准的cosplay猫娘风格。」

  「带好了发卡,他满意的看向我,我以为这次装扮就此结束了,可是他却又忽然拉住我的一一只手,然后另一只手也跟了过来,手掌上五指张开,撑开一个黑色的好像是发箍一类的玩意,套过我的手,然后箍在了手腕上。我低头看去,那竟然是一个黑色的带有蕾丝边的腕箍。」

  「接着他如法炮制,给我的另一只手也戴了上去,之后,他蹲了下去,抓住我的脚腕,向上提,我有些无措的任由他施为,得到的就是两个同样的腕箍,被套在了我的脚腕上。」

  「然后他站起了身,拿过那两个黑中带粉的物件,套在了我的手掌上,原来那是一对手套,黑色的绒毛和我头上的耳朵配成了一对,中间还有一块像似三角形一般的粉色布料,那应该是仿照猫咪的肉垫而设计的。」

  「带好了手套,他一把抱住了我,我不知道他接下来还要做什么,也没有轻举妄动,直到我感觉,自己内裤后侧紧紧地勒在腰间的内裤边带被拉开,然后一根毛绒绒的棍状物体,自上而下的插进了我的内裤,我猜测这应该就是之前我看到他从行李箱里取出的那个东西。」

  「插好了那个东西之后,他才放开了我,然后一脸猥琐笑容的看着我,好像在欣赏一个由自己创造出来的美丽的艺术品一样。」

  「我无法看到自己的样子,只能通过想象去幻想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知直到他招呼我可以进屋了为止。我快步向房间里走去,当走到浴室门口,左边有镜子是,我才转过去,看向了镜中的自己。」

  「我的第一感觉是,有些不认识镜子里面的人了。这个穿着一身猫娘服饰的人,真的是我吗?那毛绒绒挺立着的猫耳朵,还有脖子上好像项圈一样配有铃铛的脖箍,下面是黑色的镂空泳衣,和小巧的带着喵咪爪子标志的三角裤,四肢上都有腕箍,连手掌都变成了爪子,轻轻转身,身后还摇动着一根翘起的尾巴。」
  「这可以说是一套完成的猫娘cosplay配置了。这一身黑猫的打扮,在陪我我这一身黝黑的皮肤,我相信,只要有机会和勇气穿着这一身参加任何一个二次元动漫展的话,都会成为全场的亮点的。」

  「嘿嘿,不过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仔细我刚刚的表述,那是一身黑衣,配上我黝黑的肌肤,哈哈,听明白了吗?是黝黑的肌肤。」

  小欣说道这里,眼神忽然更加明亮了,她目不转睛的看向了我。当然我不会觉得她此时明亮的双眸是因为说到了兴奋的地方,而喜形于色,因为她之前的那两次发笑,已经显得有些癫狂了。

  结合之前小欣对我的多次警告,我多少已经猜到了,这件事之所以转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就是小欣以为阿涛在那晚她接我的电话时的突然袭击,导致她在下意识的情况下,表露了真实的怨恨后,引来的这种阿涛开始摧残她的身体的报复行为。

  这直接导致她的身体被打上烙印,阴毛也被迫自行剃掉,她应该是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了尊严,不配再做我的女友了,所以才会有现在的反应。可是我这个天真的傻女友啊,阿涛这些东西都是在出去旅游之前就准备好的了。难道她还真的以为,这都是阿涛临时安排的吗?

  不过如果说她猜测的这些理由,到底对事情有没有影响的话,我觉得多少还是有一些,阿涛应该也是在不断的试探她的底线和反应,然后一点点的调整调教的强度。有些情况可以轻描淡写,而有些情况则会浓墨重彩。

  话至此处,我也明白小欣之所以忽然出现如此重大转变的关键点在哪里了。
  就是阿涛最后这里两天,近乎疯狂的任意施为,这种做法,已经严重践踏了小欣的自尊,让她感到耻辱,这种耻辱可不是字面上那样只是一种形容,而是就想她胸的猫头一样被烙在了心上,而她的自尊就想被剃掉的阴毛一样,一去不复返。

  虽然胸口的烙印会慢慢消失,剃掉的阴毛会重新长出,但是耻辱和尊严,却已无法再遗忘和重拾了。在此之前,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就是这短短的两天,会对小欣造成如此大的伤害,就好像她自己说的,最后的这两天,比之前半年多发生的所有事,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当然我对阿涛最后这两天的做法,也有些质疑,他确实做的有些过分了。因为他毕竟还是清楚我回来后会看到录像的,所以他这样做就真的不怕我报复吗?
  不过转念一想,他应该还是怕的,这从我之前送他离开时,他不时瞄向我,偷看我的表情的表现,就可见一斑。

  难道说他开始的计划其实只是为了继续对小欣加以调教,但是因为小欣的表现,他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骗,才开始加大了力度予以报复?还是他就像我之前想的那样,是在不断的试探我的底线?一边调教和摧残这小欣的身体和心灵,一边调教着我的思想?让我在欲望的诱惑下,越陷越深,把小欣继续送给他享用?
  重重的可能不断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各种各样,稀奇古怪,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对于小欣来说,都是一个可怕的结局。
  我想就是阿涛自己也没有想到,仅仅两天,就让小欣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毕竟这种鱼死网破的局面,是我们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不过万幸的是,小欣态度的突然转变,让我提高了警惕,并且未雨绸缪的提前把阿涛送走了,之后为了挽回爱情,又选择了与小欣摊牌,这让原本暗潮汹涌的潜在危机大白于天下,才有了今晚的这场对话,让我真正走进了小欣的内心,没有在她彻底心灰意冷之后,才后知后觉,无力回天。

  当然这些想法只是发生在一瞬间,看着小欣那癫狂的炯炯的眼神,我知道因为我的坚持追问,她在羞愧、自责、愤怒、怨恨等诸多的负面情绪的作用下,已经到了精神快要崩溃的边缘了,这个时候,应该是我站出来,给予她坚定而有力的宽慰、谅解和开导的时候了。

  可是我却不能这么快的表现,因为她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如果我就这样打断她,会让她内心真正的委屈和不甘被压下,这样在将来,难免还是一个潜在的隐患。而且在她看来,对此毫不知情的我,应该表现的是疑惑和不解,如果我现在就冲上去,那么换来的很可能是此时正敏感的她对于我的怀疑。

  所以,不管我现在是有多么的想冲过去,一把抱住她,然后告诉她我有多爱她。

  但从理智出发,我都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然后努力的让自己的脸上,顺着小欣刚刚的话,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

  「哈哈,你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错那?就是黝黑的肌肤。黑色的皮肤,配上黑色的情趣内衣,一个好像从二次元世界走出来的绝美猫娘,一副好像修炼了千年的黑色猫妖,出世于人间,打算魅惑众生的惊世模样,就那样出现在了镜子中。」

  「你应该从来没有见过那个样子吧?其实我之前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那个样子,可是在那个人的帮助下,我看到了,看着镜中妩媚的自己,连我自己都陶醉其中了。你知道吗?他不止看到了我的那副样子,他还极其畅快的把我压于身下,夺走了我」千年修行「后,来到了人间的第一次。」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