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少霞】(01)【作者:premiumoriental】   人妻小说 
字数:100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老婆少霞(一)

  我与我的老婆少霞是在交友联谊活动中认识的。我也不能明白,为什么像她这样的美女竟然也要参加联谊。想当然,联谊活动上有不少人急着找她攀谈,但几次活动下来后,她似乎就是跟我比较聊得来。虽然我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我也听过她年轻一点的时候,曾经是网路上的「女神」,我想这是一定的,以少霞的条件,要当个女神绝对是实至名归!也有一些比较好色的男社友们私底下说,以前只要是听到「少霞」两个字就够他们勃起一个晚上呢!我只当听听就好!网路上的女神嘛,谁都可以是某些人的性幻想对象嘛!某个角度看来,这是荣幸的事,因为大家对於心目中的女神,最后不晓得为什么都没有出手,提出以结婚为前提交往,我看了机不可失,马上鼓起勇气告白,这才抱得美人归!

  她的过去我一向是不过问的。每个人都有过去!要说这样一个精緻性感的美人过去感情是空白,我也不相信!就我所知她过去有个交往多年的男友,至於最后为何无疾而终,我也没有必要知道了。我只要珍惜当下,珍惜这个得来不易的老婆不就好了?

  说起珍惜我这个宝贝老婆,我不得不说起她的外貌。所有男人看到她的时候心中不外乎会呼喊两个字。不!不!不!不是「辣妹」或是「波霸」、「巨乳」这些词,少霞跟一般街上看到的清凉辣妹很不一样,她也鲜少穿着的很清凉。因为工作的关系,她需要时常穿着套装,但是她穿套装的时候,你从背后看到她臀部与腰部的曲线,会忍不住地想要从背后佔有她!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说这个话并不过分!但是从背后来享受她的身体,你会错过太多!

  这两个字,是「极品」!

  少霞虽然已过30,也列入「高龄圣女」行列了,但是若是穿着T- 恤的时候,看起来稚嫩过任何大学生,所谓稚嫩,是指她吹弹可破的皮肤,总是白里透红,透嫩中带着一点肉感;她的唇色天生玫瑰色,与她的肌肤对比,几乎会觉得她是白皮金丝猫,但是她的毛孔紧緻,又白细过大部分金发美女;她的身高168公分不是顶级模特儿的标准,但是九头身的比例让他看起来比任何175公分以上的男人都还高。再加上平常穿的高跟鞋,就更显高挑了。每次她低下身来为我口交,轻轻舔不到两口我就会受不了,因为她精緻的五官,水汪汪的双眼,眼如媚丝地看着我,我就快要缴械了。

  说到「穠纤合度」,形容少霞是再妥当不过了!说也奇怪,少霞她不是运动型的女孩,偶尔能运动一下却不是有肌肉的那种,但是她就是能维持紧緻的身材,加上她的腰与臀部明显较高,比例上她的长腿是无敌的。腰部与屁股保持着该有的一点赘肉,肩膀以上还维持骨感呢!这样的现象,只能用「基因」来解释了!
  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她的胸部。虽然帐面上她穿的是D罩杯或E罩杯,但是那是保守的估算,我们都知道如果按照日本「快乐罩杯」的算法,那少霞得到G或H罩杯去了!虽然她的胸部大,一对巨乳却不下垂,事实上如果没有穿上包覆性好一点的胸罩,走起路来还会一弹一弹的,看了足以让人心痒。我必须承认,我对她那双大奶是有迷恋的。每次与她做爱的时候,我总是刻意用我的老二去戳她的胸部,当我看着我的阳具抽插在她胸部的谷间,露出的龟头就离她的朱唇仅咫尺之遥,彷彿她头一低就可以嚐到,真的会让我把持不住,有好几次我把老二硬从她嘴巴抽出来,发出「砵」的一声,这才没有射在她嘴里,不过看她听到我要射了还这么义无反顾的吸吮的样子,是否她并不介意口内发射呢?

  屁股有肉的女孩还有一个优点,就是下面会比较紧。少霞因为骨架特别小显瘦,下面的肉却算多的,每次插入的时候,她的下面是会夹人的!插一下吸一下,真的太销魂了!而且推进的时候,感觉得到肥美的臀肉,并不会撞到骨头。
  最后画龙点睛之处,当然就是她的眼睛与气质。少霞不像常见的美女汲汲营营的把魅力外放,只像是个清纯的少女,就算包裹全身依旧有抵挡不了的吸引力。加上她脣红齿白,眉清目秀,黑白分明的水灵大眼,纵然是看着你什么都不做也足以让你精尽人疲。再加上她个性体贴细心,能够配合我满足一些幻想,诸如乳交、口交、腿交、各种性爱姿势,少霞也都愿意尝试。

  能娶到这么美妙不可方物的老婆,一切便都非常完美,不是吗?只可惜我老婆还有一个问题。因为她实在是太迷人了,每次我们做爱的时候我都无法持久。例如说吧,如果做爱时少霞帮我舔了下面,真正插入时我不到三下就已经喷出来了!更多的时候我在她还在为我乳交的时候就射了出来,甚至69时我一碰到她脸颊就会发射在她脸上。我知道她也想我舒服,但是我这样的表现是不太有机会看到她高潮时是什么样子。当然以少霞的条件,她时常可以利用胸推或口交让我梅开二度甚至三度都没问题,但是我还是窥不到她尽兴的样子。要让我特别吃药来做一夜七次郎?我可还没有走投无路到这个地步。

  结婚至今,我几乎日日都想要亲热,少霞也很愿意天天满足我,一来,这也不需花太多时间,因为我常常捏着她的奶口交就射了;二来,我们没有避孕,少霞却从没有怀孕。医生说某部分的人会是这样,虽然身体没有问题但是就是不易受孕,我们也乐得轻松,省下避孕的费用,日日可以燕好,想射在里面就射在里面,完全不担心怀孕,就顺其自然吧!我可以射在任何我想射的地方,一想到这点,就觉得无比幸福!

  但是依然,我还是对她有着一些愧疚!有时我逃避着她不亲热不是因为不再对她存有感觉,而是有点害怕不能满足她。

  这就是我们平凡的日子,平凡的生活!

              (1)深夜遇劫

  在一般的日子里,我跟我太太都需要认真工作,只有在假日及周末的时间,可以规划出游的行程。今天是期待已久的三天连假,我跟少霞便计画开车出游。
  「去哪里好呢?」我问道「不知道」少霞想了想,鬼灵精怪地说「不如我们不要设定目标,想开到哪里就到哪里去玩?我们gospontaneous!」
  我是认真的喜欢这个想法。一开始我们只是往南开,到后来,我们甚至连GPS都关掉了,想要享受一下随机旅行的惊喜。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也确实有不少惊喜。有些餐厅看起来不高档,所用的食材却很够诚意;相对地有些景点让我们大失所望,但是这也变成我们谈笑间拿出来互亏的本钱。

  这天玩的非常尽兴,回家的时候有些晚了。路上出现了一些飙车族,让人看了颇担心。好在这些飙车少年多半都没放心思在我们车上,只是呼啸而过。开了一会我觉得有点累了,不自觉打起盹,车速也变得一快一慢,这是少霞发现了。
  「怎么了?累了?要不要我开?」

  「不!不用了!我可以!」

  虽然是不好的习惯,但是我还是坚持男人要开车送女人,我也知道疲劳驾驶很危险,就是改不了牛脾气。少霞彷彿也知道我在坚持什么,没有跟我理论,反而说到:「那……我要来做一点事提振你的精神啰!」

  「好……当然好啊!不过你要做什么?」

  「嗯……现在四周应该都很暗吧!」少霞小声说道。

  说完只见少霞朝我弯腰过来,将头靠在我的大腿上,拉开我的拉炼,在我的裤裆下翻找。

  我不是二愣子,马上知道她要做什么,这念头让我的小兄弟翘的老高,配合她的寻找,一下子就被她握在手中。

  「你要在高速行驶的车上帮我口交?」我喜欢对少霞说出一些直接的言语,这样感觉比较刺激。

  「」嗯……嗯……「这时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因为嘴巴已经塞满了!她的头缓慢的移动,抽出来时她丰腴的脸颊都凹陷了下去,看来吸的满用力的。
  「欸,不好意思。今天还没有洗澡,可能有点味道!」这是确实,一天没有清洗我的老二,上面会有一股尿骚味。

  「漱!漱!没关系!漱漱!今天看你累了……漱……犒赏你一下……漱!漱!」少霞一面漱!漱!地吞吐,一面跟我对话,发出非常淫秽的声音,不过她没说错,我的确是精神都来了。

  少霞的头一前一后摆动,她的发香一阵阵飘到我鼻头,奇怪了,我老二不洗就会有尿骚味,少霞也没洗头啊,为什么头发还是这么香!这女人真的是有一种体香,还是少霞身上特别会散发费洛蒙让男人倾倒?说到这我已经快要射精了,没办法,少霞不是蜻蜓点水般的吸,而是很深度的吞吐,当下我都没想到她为什么会这些招式,只想着要射了!

  「少霞!我要来了!」我赶紧说道。

  「嗯……漱漱漱!漱漱漱漱!……」她没有要停止的意思,难道,她要我射在她嘴里?这怎么可以?我没有洗就让她舔,心里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无奈罪恶感越重,越是加速我要发射的感觉,我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经意往下面看,少霞的朱唇竟然已经到达我阴茎的根部,都快吃到我的阴毛了!如此一来我再也忍不住,决定拔出来发射一发在少霞的脸上……事后再让她用卫生纸擦拭一下。
  没想到这个时候突然车后传来震耳欲聋的喇叭声「叭~~~~~~」一台摩特车快速冲到我面前,又慢下速度,让我不得不紧急煞车,没有绑安全带的少霞的头,就这么硬生生的甩了出去,发出「啵」的一声,再被甩回来,又含进我的老二,直到深处。这时我「喔~~~~~~」的一声发射了,全进到少霞的喉咙里。少霞原本脸部表情有点惊讶,眼睛睁的老大,但是一会过后可能因为没有受伤,又恢复冷静,将我的精液全都吞下后,才将阴茎吐出来。

  「碰!碰!碰!干X娘耶!你怎么开车的?」车窗外传来撞击的声音,让我赶紧拉紧裤档,收拾精神,这才注意到,我的车被逼到了路边,前面停了一台类似飙车族的重型机车,接着又来了第二台,第三台、第四台……

  「干X娘咧!会不会开车啊?」窗外叫嚣声音越来越大,一直叫我下车。我知道,我开车绝对没问题,他们是纯粹来找碴的!

  「怎么办?要下去吗?不下去他们好像越来越生气!」少霞整个身体还是躺在前座的,担心的问我。

  「你不要起来!他们会找麻烦的!他们还没看到你,你先躲着。我先出去引开他们,你找机会就开车先走,再去报警!知道吗?」我尽量镇定地指挥着老婆。
  於是我缓缓开车门出去,一面背着车灯试图打量他们。一个、两个、三个……总共12个人,我是没机会打赢了,只能想想怎么保全少霞先离开再说。於是我缓缓走过去,我余光看到少霞已经移到驾驶座这边来,我才快步的走到看似头头的那个人。

  我心想「我起码拖延他们五分钟」这让少霞可以开车逃走。我正要开口说话之际,「锵!」的一声,我的背后被偷袭了。有人拿棒子偷袭我的后脑勺。我一下子瘫软下来,另外还有一个人拿块布摀住我的口鼻。这不是要迷昏我的伎俩吗?原来他们不仅制造事故,还迷昏人可能想夺取财物吧!

  这时我听到车内传来一阵尖叫声,原来是少霞看见我脑部被攻击,失声尖叫了出来。好巧不巧,她的声音被那群不良少年听见了,跑到车子旁边探寻。
  「老大!还有个女的」

  「女的?刚刚跟这么久怎么都没看到?」

  原来这群人意图不轨,早就跟在我们后面。我跟少霞当时还不知情,只沈浸在自己的情欲世界。

  「给我出来」一个穿背心、短裤的少年抓着少霞的领口把她从驾驶座拖出来。糟了!让他们看到少霞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说实在的如果我是不良份子,我绝对也会先把少霞扒个精光,插光她身上所有的洞再说。但是我看这群少年有些不过十五、六岁,难道他们也会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他们把少霞拖到人群中,使得她的T- shirt有点衣衫不整,领口似乎被拉宽了不少。妈的这些小屁孩,对这样的一位美女也丝毫不怜香惜玉!少霞穿的是一件简单的T- shirt加牛仔裤,离性感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她摔倒在地的时候,那个腰、那个牛仔裤衬托出来的长腿,已经足够让任何雄性动物兽性大发。

  「马的!想要趁机开车落跑吗?」一个看似老大的长头发少年边说边走向我这边。我已经躺在地上。他大脚一踢,直接朝我的脸招呼,我当下眼前已经黑了,加上迷药的关系,头部昏昏沈沈的,唯独还听得到声音。

  「啊!你们不要再打他了,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少霞看见他们毒打我,惊恐的咆哮。

  「要」干「什么?」其中有一个刺刺头的男生说道,「本来是要」干「一些钱就好,现在……可能要」干「多一点喔!」说完,所有人哄堂大笑。

  少霞的声音本来就是甜美的,现在她恐惧之后的声线,又多了一分娇吟。要这样的美女对着这些成天无所事事的不良少年说处「干」这个字,只怕要他们不过分联想也难。老婆啊老婆,下次你要记得讲:「你们要」做「什么?」不要讲你们要「干」什么,不然没想歪的男人都会想歪了!

  「好!有什么事好好说!看你们要什么我们都可以商量!」少霞强加镇定地说道,企图跟歹徒理论。

  「好!你说的啊!我们要什么你可要听话喔!不然你男朋友死定了今天!」可恶的屁孩竟敢拿我作为威胁。不过他们会以为我是男朋友,大概也是因为她们估计少霞也很年轻的缘故吧!

  「好好!你们说!你们要干什么?」少霞真的是太不懂歹徒的心理了,又说了一次「干」甚么!从这个脣红齿白的美女口中说出「干」这个字,真的会让人冲动到直接拿老二塞住她的红唇中,先射个一发再说。但是我目前真的无力回天,我全身都是松软的状态,眼前也是一片漆黑,只能默默听着他们的对话,心中真的又气又急。

  「好先别急!等一下再干,先把你的钱包拿出来!」

  「你们要多少钱,我给你们就好了!」傻老婆,你真的以为对方会只要你的钱吗?

  「少废话,叫你拿你就拿」长发少年说完又朝我头狠狠踢了一下。

  「啊!好!好!我拿!在这里!在这里」

  背心短裤少年拿了之后马上翻找一下,搜出少霞的身分证出来。「什么?你有这么老?才小我妈没有几岁,为什么……?」

  听到之后似乎所有人都安静了一下,彷彿也是吓了一跳,也彷彿要等他把句子说完。

  「为什么……我一看到你就想要干你?」说完大家又是一阵哄笑,原来少年帮派间讲话可以这么直白。

  少霞低着头说不出话来,即便是清纯如她恐怕现在也感受到气氛不妙,她搞不好会受到这些不良少年侵犯。但是他们一共有12个人,如果都一起动手那怎么得了!但,又有谁忍得住呢?

  「干,你讲话好直接!」刺刺头少年补了一句「把我心里的话都讲出来」大家又是一阵哄笑,我的少霞被这群人当作言语凌辱的对象了!

  「好!那我不啰嗦!你先把衣服给我脱下来!给我们看你的奶!高兴了就放你们回去!」长发少年说,引起一阵叫好声。

  「什么!?你们?!不行!」少霞不自觉地护着胸部。

  「蛤?不行!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男朋友活命了」说完就准备朝我走来,大概又要再给我一脚!朦胧中我已经准备要承受这一脚了,它却迟迟没到来!反而来了一阵惊呼声!

  「喔!干!大哦!」

  「喔!大奶姊姊喔!」

  「干!赚到了!」

  可见少霞没有太多犹豫,应该是脱掉了上衣。少霞穿着上衣的时候或许还藏的住自己的身材。但是她把上衣撩过自己的头时,所有人可以说是看傻了!一般姿色不如少霞一半的美女在东区走动,奶都掉一半出来了,我是看到不想看!唯独像少霞这样的尤物,全身不加脂粉,没有性感的衣物,却藏不住她傲人的火辣身材,这才是顶级的姿色。

  而我这顶级老婆,正要被这群还没成年的不良少年凌辱。我却一点也无能为力!

  「啊!你们在干什么?把我的手放下来!」突然传来少霞的尖叫。

  「没事!你就先这样,看不到比较刺激!我先打个结……哈」看来这群少年趁着少霞双手过头的时候,擒住了少霞,这不就是说,她那两只大白兔,现在正在众目睽睽下,不行,万一少霞一个挣扎,那么她的双乳抖动的样子,会让大家看到爆炸的!

  「喔!干!她的奶有够晃!」

  「奶罩都包不住啦!」

  「我想看她奶头什么颜色!」

  果不其然,这群血气方刚的少年真的按耐不住,纷纷说出自己淫靡的思想!
  「拉!这样乾脆给大家看一看啦!」背心短裤少年率先上前,一把将少霞的胸罩往下拉,露出大小适中的乳头。

  「干!粉红的喔!她男朋友都没在用!」

  「真的很抖喔!弹性好好!」

  他妈的!我没在用!我有认真在用了好吗?只不过少霞天生丽质,就是能维持粉嫩我有什么办法!况且吸不到两下包准就会想要乳交,乳交不到多久包准会想要她含着我的肉棒,而不久后就会想射在脸上了,我能怎么玩才能将她的乳头玩成黑色?

  「吸!吸!干!先让我吸一下!老大我没有抢你的位置喔!你可以先开苞,我只是先玩一玩这个奶!这个会弹的!干!」短裤少年倒是还能考虑到他的老大,意思就是说,他老大等一下会侵犯少霞的鲍鱼!?

  「干!你真是饿死鬼假客气!」听起来像是其他少年吐糟他!「你内裤都脱下来了是想干嘛?」

  「嘻嘻,我只想干一下她的奶」

  「喂!不行!不要一直戳!」女友无力的抗议。

  「不行是吧!看你男朋友同不同意蛤!」有另外一个声音拿着铁棒敲了地上三下「看你还敢不敢动」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说第二遍啰!你要是不让我们兄弟开心,我随时把他做掉!」不良少年中的老大终於说话了!

  「好……好……我不动……不动……」

  「喔~喔~我要上天了!我在强奸她的奶!好滑!好大!干!干死你这大奶!干!」随着他每次抽动,他都骂了句髒话,少霞只能「呜~呜」的配合着。
  「好啦!阿仔!你赶快让老大搞一搞,我们都等着勒ㄟ~」

  「喔~好啦!干你看我用鸡巴戳她的奶头」

  「好了!阿仔!我要上她!把她奶罩拔掉再把衣服套回去!」这应该是老大的声音。所谓老大,也不过是十八九岁不到的屁孩吧!

  「干!老大!真会享受!你就喜欢看她穿衣服激凸的样子!真他妈色情狂!」
  「哼!看着吧!学着点,等一下把他干到叫我哥哥!」老大口气倒不小,这个年纪的小孩最容易崇拜会吹牛的人!

  「我现在让你看得见喔,等一下要是我不够爽的话,你就直接跟他说再见!好齁!现在自己把裤子脱下来」现在少霞不得不听从命令了。

  「妈的!腿好长喔!」

  「干!她的奶还是一直在晃」

  「夭寿咧,屁股那么翘」

  其他人还是在旁边对少霞「品头论足」,这时老大的声音又传来:「我要你先叫我哥哥,我要咬你的大鸡巴了!说!」

  「葛……葛隔……我要咬你的大鸡巴了,嗯~呜~」疑!看似少霞说的语气比他们老大要求的还要温柔,这是怎么一回事!?

  「喔~!她好会吸喔!老大,你还好吗?」其他人关心了一下!

  「不要吵!」老大似乎不知道为什么动怒了,不耐烦的叱责其他小弟!
  「哇!老大的十七公分!被她吸到剩五公分在外面!」

  「老大!抓一下她的奶,我们想看你抓爆这大奶!」

  「你们很吵耶!啊!啊!呃~」

  「蛤!老大!你还没干到馁就泄了!?」

  「喷到她脸上了,干!我也要!」

  这个老大毕竟还是年轻人,他犯了一个错误,让少霞替他口交,任谁看着少霞的脸为他舔着肉棒的样子,没有几把刷子是撑不了多久的!

  「这个臭鸡迈!速懒趴的时候舌头还会舔一下舔一下!这么会吸!刚刚装那么清纯!干!害我冻袂条就射了!阿伟!你帮我干破她的鸡迈!」

  阿伟看似就是那个刺刺头少年,这时他允诺了一声「好」,老大又说话了「你们几个都上,把他妈的这个骚货所有的洞都开苞!」

  这算是恼羞成怒吗?少年咧!干到少霞这样的极品,早泄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啊!你们以后会知道的!

  「走开啦!我要干她的奶!」

  「你干左边啦!我们一人干一边!」

  「我来干她的嘴,有够会吸喔~」

  「我们一起啦!让她一次含双屌!」

  「阿伟,你还不来?」有一个人叫了刺刺头少年!

  「你们这么多人,妈的我要怎么干?你们赶快弄完我再来弄啦!不准把」洨「喷她一身啊!到时我都不想碰你们的洨!」

  「洨都不能喷!那我们搞屁啊?」

  「笨蛋,都让她吃下去就好了啦,伟哥你不要跟她接吻就好」这不晓得谁出的馊主意,竟然要我的老婆吃他们的精液!只见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热烈讨论,我也慢慢昏昏沈沈的失去意识……

  「呜~你们太过分了!嗯嗯……啊啊!呜……嗯……喔……嗯……素……素……涮……涮……哼……」最后的印象,就是少霞的各种娇喘……

  当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夜色还是昏暗的,我只听到旁边人的讨论……

  「齁,这个妹啊真的太好射了,我只有干嘴巴跟打奶炮就射三次了,每次都让她吃下去,干~」

  什么?他们还在继续侵犯少霞?我想在一片声音中努力寻找少霞的声音,终於让我寻到

  「嗯!你的好大……第三次还这么硬!」

  「干你这骚逼,不干你多次一点怎么够?每次被你弄一下就射了?说!你也动情了吧?蛤?我的大鸡巴把你干的很爽吧!」

  这……这是在被人家强奸应该有的对话吗?由於我身体还是不能动,只能睁开眼睛努力看清楚发生什么事。少霞趴在车子引擎盖上,背后被他们老大干着,前面还在吸阿伟的鸡巴!

  「你不说是吧!我不会再问第二次啰」

  「爽!喔!爽!你的鸡巴干的我好爽!喔!啊!啊!啊!」少霞吐出阿伟的鸡巴勉强讲出回答的话,接着马上又回去吸住阿伟的鸡巴。

  「哈!满自动的嘛!还会回来自己吸我的懒叫!是不是我的二十公分肉棒也干到你爽翻天!?」他一点也没有夸张,阿伟的肉棒真的很长,他刚刚已经操过少霞的鸡迈了吗?我失去意识的时候会不会错过太多了!

  「喔!你的又长、又硬,把我插到坏掉了!」少霞气若游丝、楚楚可怜的说,这些人是怎么把她整成这个样子?

  「Shit!!听你叫春真的会射出来,我又想射了,来喔,舌头伸出来!」这个阿伟想在少霞舌头上发一发,射了几下之后,还嘟进少霞嘴里,按着她的头让少霞帮她清乾净。

  「妈的!不知道舔过几根鸡巴了!她的脸还是这么清纯」

  「喂!把她翻过来啦!我要干她的奶!」这时阿仔走过来说。

  「你最过分了!射了五发!现在还要!」老大也觉得阿仔要照顾一下身体是吗?

  「不知道啊!上次吃了春药也没这么猛,但是我今天看到她就是可以一直硬!好啦!我刚刚玩过她的嘴、叫她帮我打过枪、凸过她屁股、还有腿、鸡迈,就差没有干过奶,你刚刚都玩过!」

  「好啦!你抓前面我抓这边,我看看可不可以一面插一面转身,哈哈!」
  「你十七公分没问题啦!来来来!欸修!」

  经过一个转身,少霞变成躺卧在引擎盖,他们老大继续卖力干活,那个阿仔就坐在少霞胸口上,把鸡巴夹在少霞的巨乳中间,屁股就开始动了起来。我没看错吧!那个阿仔原来才是阳具最长的,比阿伟还长,真不知道这群孩子怎么长的这么长的鸡巴。

  「齁!阿仔!很大喔!你那根可以整个被这么大的奶夹住,还可以露出一颗头给她含耶!」这时有其他小喽啰注意到。

  「喔喔喔!干!姊姊!我只叫你夹我的鸡巴,你怎么一面打奶炮一面就吸起来了!真的是发骚起来吧!」

  「我……不是……我是被你们逼的!」少霞嘴上还在逞强。

  「我们逼你!最好是啦!你知道不是每个人干你奶的时候可以顺便干到你的嘴,我这根要够长才可以喔!」

  「不然我们去看看你男朋友的那根有多长!」阿伟这时看见少霞还嘴硬,在旁边加油添醋。

  「不要我过去看?你干嘛?喔~自己抓住我的鸡巴打起来?你想要我跟阿仔一样射五发吗?」

  「五发、六发随便你吧!好大!好长!好爽!」这似乎是少霞发出的娇息声!
  从这边的对话我可以判断,少霞下半身正被老大卖力干着,一对大奶正在倍阿仔操,嘴巴被插着,手上还抓着阿伟的鸡巴,意图在帮他打出一发,其他小弟都已经精疲力尽躺在旁边了!这个是什么画面?我心爱的老婆被人家这样的玩弄?!我身体的第一个地方可以动了,那却是我的鸡巴!它已经翘的老高,还好所有人视线都不舍得离开少霞,不然我该怎么解释我的状况?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人前后夹攻,却爽到鸡巴硬邦邦?

  我感觉我又要昏过去了,不行,我要撑下去,但是醒着的我不能救少霞,只能看到更多她被凌辱的画面……

  「啊~我又要来啰!这次射哪里?」这是老大的声音!

  「射……射里面……射……给我……」

  「喔~我也要来啰!给你洨!嘴巴张开!」这是大鸡巴的阿仔「啊啊!啊!」少霞竟然发出这种嘴巴张大的声音。

  「我要射脸,要颜射,颜射,啊!」这是阿伟「喔!好烫!好多!你射这么多次,还这么多……」少霞嘴里含着阿仔的体液,含糊的说出口。

  接着我就不醒人事了,怎么这个药会这样让我中途醒来又睡去?我也搞不清楚,只知道我醒来的时候人在医院。

  「赭赭,你醒了!」

  赭是我的姓,因为名字没有我的姓特别,大家都习惯叫我的姓,反正是很少有第二个跟我姓一样的。叫我的人呢?就是我亲爱的老婆,少霞。

  「你,你没事吧?」我问道,当然,我关心的是她有没有被干坏了!12个人,每人发射个一两次,还有人射到六次以上,这让我很难想像我娇弱的老婆怎么撑过来的。(虽然到后来她显得有点享受!?)

  「我没事」我去叫了警察,回去就看你一个人倒在地上了!医生说你有轻微的颅内出血,要小心观察「

  「我……你……叫警察?我一个人倒地上?」我一时间摸不着北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没有骚扰你吗?」我隐约记得有不良少年,这是千真万确的,是吧!

  「他们都是些小屁孩,看我要去叫警察,就跑走了,只是他们真的打你打得很严重,警察说他们会用一些春药做成迷药,再偷走财务,而且迷药有春药作用,会有一些幻觉,要我注意有没有这样的现象」

  啊!迷药、春药、我懂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幻觉,我幻想自己的尤物老婆被多P玩弄,还很享受,把它解释成幻觉,是不是比较合理呢?

  现在的我是不是改去转一个陀螺,看看它会不会倒,好辨别昨夜发生的事情,究竟是我亲身经历,还是我脑内的移情作用??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